林緩緩
林緩緩
Oct 10, 2021
上菜囉-活下去-2(請搭配文字一同聆聽)
Play • 10 min

 大約在半年前,我遇見了她。

 那是個炎熱的夏天午後,當時我站在客廳的木椅上,脖子套著繩圈,繩子的另一端牢牢地綁在吊扇上。人生本來就是一場悲劇,所有人都在自我欺騙,追逐理想與金錢,最終也只是一場幻影,人生最美麗的時刻就是邁向死亡,而我也即將成為一件美麗的藝術品。

 正當我要踢開椅背為藝術犧牲的時候,隔壁房突然傳來聲響,我感到非常奇怪,隔壁房自從一位老奶奶過世後,已經好多年沒人入住了,我的好奇心將我成為藝術品的時間往後拖延。到了晚間,聲響一直沒停過,我想應該是位新鄰居吧,說也奇怪,聽著整理房間的聲音,我竟然感覺到自已還活著。

 原來,這就是活著的感覺。

 我躺在床上一直聽著隔壁房傳來的聲音,到了晚間十二點,我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原來新鄰居是個女生。她的聲音柔細沉穩,我想應該是位社會人士。她說完電話後就再也沒有聲響傳來,她應該睡下了吧,我一直望著斑駁掉漆的天花板,就這樣呆呆地看了一整晚。

 當我快要進入夢鄉時,隔壁房突然傳來鬧鐘的聲音,我看著手錶,「六點四十五分。」,這位新鄰居還真是早起,我坐起身子,聽著她洗臉刷牙的流水聲,不一會兒從玄關的牆壁傳來高跟鞋敲打地板的聲音,

 她要準備出門了嗎?

 不知為何,我突然對這位新鄰居感到非常好奇,我趕緊跑到大門口,聽到她開啟鐵門的聲音,我也一同打開門,我順勢掃過手錶一眼。

 七點十五分,這是我們第一次的相遇時間。

 她看到我的出現似乎有點驚訝,禮貌地點了點頭隨後轉身往電梯走去,我跟在她身後一前一後進了電梯,她身上清淡的玫瑰香氣令我感到精神十足。那天她穿著一件剪裁合身的黑色長褲和一件素雅的白襯衫,一頭及腰的長髮給人一種古典美的感覺,精緻無瑕的五官在她的臉上結合成一幅媲美女神維納斯的畫像。

 這樣的女人為何會住到這破舊的公寓裡呢?我反覆地想著這個問題。

 站在電梯裡目送她離開之後,我又回到房間,我看著掛在吊扇上的圓形繩索想著。嗯,下次再死吧!

 我望著牆壁想像著,那位美麗女人的房間長什麼樣子,我拿起自拍棒走到窗邊,幸好我住的這一排的陽台向著防火巷,不然可能會被人發現。我爬上窗沿,半個身子懸在半空,握著自拍棒,死命的伸長手臂,透過透明的落地窗將她的房間擺設拍下。隨後我使勁地把自己甩到陽台地板上,看著手機中的照片,我突然有個想法,如果能跟她一起生活該有多好。

 我站起身來拿起黑色垃圾袋,把與她房間無關的東西通通丟進垃圾袋,幸好平日裡房間東西不多,整理好之後,我拿著提款卡到樓下便利店,領了一些錢出來,那是爸媽留給我的遺產。我搭著公車來到家具賣場,買了油漆和所有跟她一模一樣的家具。

 淺藍色的天花板、米白色的牆壁、一張白色桌子、一台電腦、一個花梨木色的衣櫃,一台五十五吋的液晶電視、一個L型的黑色沙發、一張白色的大床、一個古典風格白色的化妝臺。

 她的房間整齊乾淨,地板光可鑑人,看來是個很愛乾淨的人。晚間七點,我躺在床上聞著刺鼻的油漆味,享受著我的新生活。這時我聽見隔壁傳來轉動鑰匙的開門聲。

 她,回來了。

 每天目送她走出電梯之後,我就回到房間,躺在床上想像著今天的她,想像著我倆心靈與肉體的結合。就這樣想著,自慰了一次又一次,直到我不能勃起為止。

 我累攤在沙發上,打開電視看看有沒有什麼節目可看。但我看到一則令我心碎的新聞,「為您插播一則新聞,今天稍早八點鐘,在市區游泳池有一名女子溺水,現在已經送往醫院急救,院方表示腦部因為缺氧過久目前情況不樂觀,有生命危險。」
 
我看著電視上的畫面,她穿著溼答答的黑色套裝被抬上救護車,醫護人員不停地幫她CPR,但她卻毫無反應。

這時我忘記自己還穿著跟她一樣的套裝,抓起鑰匙馬上趕往醫院,一路上我不停地想著,活下去!妳要活下去!



Powered by Firstory Hosting
More episodes
Search
Clear search
Close search
Google apps
Main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