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緩緩
林緩緩
Sep 21, 2021
二十四節氣-秋分(請搭配文字一同聆聽)
Play • 14 min

#二十四節氣
 
西元2021年9月23日。
農曆:八月十七。
節氣:秋分。
今日上菜:大閘蟹。
 
 
秋分,秋色平分,碧空萬里。
 
秋分時節,大部分地區已是秋高氣爽、丹桂飄香、蟹肥菊美。此時也正是冬麥播種與收割晚稻的時候,棉花吐絮,煙葉綠黃正是收穫的大好時機。
 
此節氣飲食應多食用滋陰潤燥的食物,避免燥邪傷害,少吃辛辣多吃酸味,同時多喝溫開水,食用清潤溫潤的食物。
 
秋葉漸黃,蟹肥溢香,正是品嘗螃蟹的最佳時機。
 

 
金風拂面,舒心弱陽。此時的下午豔陽慢慢收起「高昂」的熱情,縷縷輕風宛如美人搖扇,如夢如幻。
 
大成麵館,中午休息時間。當瑩瑩剛踏入麵館時發現店裡正坐著一位西裝男子,他若有所思面帶微笑地把玩著騷動的塑膠袋。
 
「明凡哥!換你上菜啦?」
 
「是啊!如此美食當仁不讓。」
 
「是什麼菜色?」
 
陳明凡捧起綑綁住的美食,順勢勾起一抹冷邪。「大閘蟹!」
 

 
首先將在綑綁中掙扎的大閘蟹放入蒸籠中,記得將腹部朝上避免過程中蟹黃流出,在每一隻的腹部上擺放紫蘇葉與薑片,底部倒入冷水,蒸煮約莫十五分鐘即可。
 
當打開鍋蓋時眼前有鮮紅晚霞時,就可以上桌了。
 

 
秋分晚霞,弱陽轉逝。
 
金風在夕陽餘暉中輕柔地吹走炎夏吐出的最後一口熱氣,那身白袍不疾不徐地緩步在南成校園中,此時他頂上的枝葉尚未泛黃凋零,但已能窺見來日的落葉紛紛,秋色美景。
 
東南西北、春夏秋冬,那雙巧手機靈地撥弄著四方的風吹草動,藉此來運轉著一年四季,所謂的歲歲年年日日月月,這些字都只是我們對此無能為力的嘆息罷了。
 
幾個春夏幾個秋冬,他的眼神早已不再是年少懵懂,而是步步為營。此時的夕陽來的更早,餘暉中有一縷倩影向他迎面走來,女子紅顏動人秋水清澄,但陳明凡卻沒有一絲喜悅,出於禮貌與裝模作樣,他將快勒死自己的領帶又緊了一寸,面帶微笑地朝她點了點頭問了聲好。
 
「我的弟弟死在你的手術台上,這事千真萬確,我會找來警察和記者,法律肯定會還我們家一個公道。」女子說完後轉身就走,連一秒鐘的解釋也沒給。
 
夜晚帶走了最後一抹橘紅,女子也一同消失在黑暗之中,陳明凡怒火中燒卻隱忍不發,黑暗中只留下一雙冷冽明亮的鬼火搖曳著。漫漫長夜正當開始之際身後的腳步聲為他捎來了喜訊。
 
一樣的白袍、一樣的目標、一樣的縝密。
 
「來,拿去。」蔡思瀚遞過一疊文件,陳明凡當即翻閱了數頁,隨後深鎖的眉頭又開了笑顏。
 
「學長不簡單啊,人死不到兩天就能查到這麼多線索。」
 
「我們想動手的目標只有佛斯,但想對我們動手的人卻不只有佛斯。」
 
「受教了、受教了。」陳明凡閉目數秒後說道:「警察、記者都是事後才出來演場戲的,法律……更是一枚煙霧彈而已。」
 
「秋蟹肥美,上菜吧。」
 

 
當他第一次披上白袍走入手術室時,便已將父親的那句話深深地刻在腦海中:醫生是唯一最接近神的職業,唯有我們才能如此藝術般的操控生死。
 
死在他手中的人不計其數、搶救回來的也是不計其數,兩者不同的是,前者在砧板上,後者在手術台上,但凡是他盯上的絕無例外。他享受這近乎癲狂般的極端,因為唯有如此才能看清人心,進而達到心中的完美。
 
陳明凡向來無懼於任何挑戰與威脅,但唯一思慮再三不敢冒進的只有那一姓之人:斐。
 
蔡思瀚探得的資料顯示,女子根本不是死者的姊姊,是一名人口販子,專門在貧民窟挖掘寶藏。貧窮向來與疾病相依,但那些人比起疾病更怕貧窮,只要想貪就沒有買不來的命。女子將他們豢養在一處骯髒的住所裡,用盡各種方法讓他們的病情更具加重,等到病入膏肓之際在緊急送醫,送醫前再注射一管能使心臟麻痺卻難以檢驗出來的藥劑。
 
以往的那些白袍們就和當時的陳明凡一樣,手術才剛進行到一半人就不明不白的死了,美人及時出現帶著眾人質問揚言對簿公堂,之後對執刀醫生實行大規模的心理戰,最後私下和解,她知道在這個慾望世界裡,人命不值錢,只要能用錢解決的麻煩就不叫麻煩。
 
只可惜,這次她挑錯人了。她唯一露出的破綻就是打從心底的鄙視,那一具具的屍體都是她上演淚水的舞台,在抱著屍體痛哭後她趁著四下無人趕緊躲進廁所沖洗。原先都很完美,但這一幕卻落在蔡思瀚主任的眼裡。
 

 
秋夜涼風,晚葉顫抖。
 
「陳醫生約我來這是想和解嗎?」美人對剛上桌的湯麵瞥了一眼,隨即將瑩瑩用心準備的佳肴移開。
 
「美食如佳人,小姐知道秋天適合吃什麼美食嗎?」
 
女子思索片刻。「大閘蟹。」
 
「正好,我想的也是大閘蟹。」
 
深夜時分,麵館打烊,屋內明亮,皆是白袍。
 
一台推餐車緩緩從漆黑的廚房裡出現,上頭蓋著大大的銀色鍋蓋,看不出來是什麼菜色,明凡揚手掀開升起了陣陣白煙,待霧氣散盡時一隻宛如紅霞的大閘蟹出現在眾人面前,那呈十字的繩索正是標記。
 
說是大閘蟹,但體型還是稍嫌大了些,為了更符合人們心中的大閘蟹,陳醫生可算是用心設計。
 
女子的雙手雙腳皆被扭斷,牢實地綑綁在身後,還得砍去頭顱和雙乳避免畫面不協調,為了體現出整體的鮮紅,陰毛當然也得刮乾淨,接著送入蒸籠裡接受最後的洗禮,一道簡單鮮美的大閘蟹就完成了。
 
「各位,開動吧。」
 



Powered by Firstory Hosting
More episodes
Search
Clear search
Close search
Google apps
Main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