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心事務所
析心事務所
Jul 15, 2020
正午惡魔:第一章.憂鬱
Play • 41 min

** 第一章:憂鬱
- 憂鬱來襲時,會貶低自我,最終侵蝕我們付出及接受情感的能力。雖然愛不足以預防憂鬱,卻提供心靈緩衝。藥物治療和心理治療能重建這層保護,讓我們更容易愛與被愛。
- [[https://hsuancheng.net/headspace/][面對腦內的喪禮 – 書蠹詩魔]]
- [[https://youtu.be/-eBUcBfkVCo?fbclid=IwAR1uEilEbiKYF-NjMxudajfzxGPDZgmX6w8Hj4234GWIwqoQPSmK81Uj-nE][Depression, the secret we share | Andrew Solomon - YouTube]]
- [[https://youtu.be/RiM5a-vaNkg?fbclid=IwAR1x0jo2f-QKhmoXcF4CQvj8F6B8NyPuIUVhmn1TT17qFbgqLgXTaBrqj1s][How the worst moments in our lives make us who we are | Andrew Solomon - YouTube]]
- 輕鬱症 vs. 重鬱症
- [[http://phsch.mohw.gov.tw/chinese/UpLoad/Content/1040717003.html][心情溫度計]]
- DSM-5的準則
- 吳爾芙:「她心中突然湧現一股奇怪的哀傷,彷彿時間和永恆透過裙子和背心顯現,她看著人們悲劇性地走向毀滅…」
- 鋼鐵般的靈魂已因哀傷而飽受風雨摧殘。生鏽的地方恰好都位於關鍵位置。崩壞都是長期累積的後果。
- 憂鬱症從平淡乏味開始,讓日子漸漸蒙上灰暗的顏色,也削弱日常的活動,直到活動所需的精力模糊了活動原本清晰的輪廓,讓你疲累、厭倦、自尋煩惱,但熬得過去。沒有人能界定到了哪個點會崩潰。
- 藤蔓纏繞著這棵昂然的橡樹,遠處看,彷彿藤蔓的葉子就是橡樹的葉子。我對這棵橡樹感同身受。憂鬱症在我身上滋長,正如藤蔓控制了橡樹。它擁有自己的生命,一點一滴把我的生命力全部吸乾。我在最嚴重時,我的情緒不是我的情緒。…藥物治療會穿透藤蔓,你可以感覺到藥效發作,藥物似乎正在毒害那寄生的藤蔓,你感覺樹枝又恢復原本的自然姿態。…但即使剷除了藤蔓,你或許只剩下幾片葉子。走出憂鬱後,都必須靠愛、洞察力、努力,還有最重要的:時間,才能自我重建。
- 「你除了憂鬱之外,什麼毛病都沒有」 vs 「你除了有肺氣腫之外,什麼毛病都沒有」
- 憂鬱症是「化學問題」時,會鬆一口氣。一旦扯上化學,大家就可以開心拋開罪惡感。但罪惡感、快樂也是化學流程。化學、生物學都不會妨礙「真實的」自我:治療不會緩解自我認同的崩解……科學還無法充分了解大腦的化學反應會積累出何等結果。
- 精神醫學是關於哲學、醫學、科學的[[https://anatomind.com/blog/why-we-need-psychiatrist/][交叉點]]
- 胰島素不足會導致糖尿病,但憂鬱症不是因體內某種可以測量的東西減少所引起的。「我很憂鬱,但只不過是化學作用罷了」和「我殺人不貶眼,但只不過是化學作用罷了。」所有和人有關的所有事情都只不過是化學作用罷了。
- 血清素是現代神經科學神話的一部分。
- 憂鬱症的流行病學
- 這種病通常只要吃藥,就能有效控制,藥不算太貴,也沒有什麼嚴重副作用,卻只有1~2%的人真正得到最好的治療。
- [[https://vision.udn.com/vision/story/120967/4698493][小鎮也有精神科? 醫師李俊人是傾聽秘密的樹洞 | 願景行動者 | 願景工程]]
- 大家對深淵的描述倒是頗為一致。首先,深淵很暗。你脫離陽光,落入一片黑影籠罩的世界,你什麼都看不見,危險無所不在。一路往下墜時,你完全不知道底部有多深,也不清楚有沒有可能停下來。你一再撞上看不見的東西,直到自己漸漸碎裂,周遭的環境太不穩定,你抓不住任何東西。
- 我們社會不太能容忍抑鬱寡觀的人。配偶、父母、孩子、朋友可能被你拖下水,他們不想太靠近無盡的痛苦。跌落重鬱的谷底時,除了求助,別無他法。一旦有人提供幫助,一定要接受。除非我們也助百憂解一臂之力,否則單靠百憂解無濟於事。好好聆聽愛你的人對你說的話。即使失去信心,仍要相信為他們活下去是值得的。尋回憂鬱奪走的記憶,並將之投射到未來。勇敢、堅強、乖乖吃藥。好好做運動。即使食物令你生厭,還是要吃東西。
- 柬埔寨,Phaly Nuon(龍斐莉)。對抗憂鬱的三種能力:遺忘、工作、愛。並非獨立的技巧,而是同屬一個巨大的整體,唯有同時實踐這三種能力,才能有所改變。
- 先教她們遺忘,讓她們每天都作一些練習,每天多忘掉一點她們永遠不可能完全忘掉的事情。用音樂、刺繡、編織來分散注意力、有時音樂會、有時看電視。憂鬱是藏在皮下的東西,我們無法排除它,但即使在那,我們還是可以試著忘掉它。
- 當她們學會,我就教她們工作,無論她們想做哪一類。她們必須學會做好這些事,並以此為傲。
- 等他們工作都很熟練,我教她們愛。她們可以做蒸汽浴,讓他們淨自己、她他們互相修指甲、足部護理,教她們如何保養指甲,這讓她們覺得自己很漂亮。這樣她們也開始接觸別人的身體,並放心把自己的身體交由別人來照顧,可以從隔絕孤立中走出來。共浴和互塗指甲油時,她們會聊天,一點一點信任彼此,最後學會交朋友。
- 目前的治療方法,對話的心理治療、聖約翰草、食物、補充營養品、魚油、rTMS、發炎理論、新的藥物: ketamine
- 今天很流行把憂鬱症視為一種現代疾病,簡直大錯特錯,只要回顧精神病的歷史就能澄清誤解。生物學不是宿命。即使有憂鬱症,仍然有很多法子來享有美好的生活。
- Ovid: 「要欣然接受痛苦,因為你會從中學到東西」。
https://open.firstory.me/story/ckco4i9lk79ri0918ue91j9qr?m=comment

Powered by Firstory Hosting

More episodes
Search
Clear search
Close search
Google apps
Main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