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瓅書坊
元瓅書坊
Jan 3, 2022
【元瓅玩樂誌】詩詞曲韻的前世今生 S2EP23__詠劇詩、吳偉業、〈亂後過湖上山水盡矣感賦一絕〉、〈自嘆〉、〈遇舊友〉、〈過淮陰有感〉、〈懷古兼弔侯朝宗〉、【金人捧露盤】 觀演《秣陵春…
Play • 26 min

吳偉業,字駿公,號梅村,今江蘇太倉人,明萬曆三十七年生,他自幼聰穎,好學不倦,「下筆頃刻數千言」,由於才華洋溢,受到名流張溥的賞識,收為學生,後來張溥創立復社,梅村自然成了復社的中堅份子。崇禎四年,吳梅村中一甲二名進士,授官翰林院編修,開始了正式生涯,至甲申年李自成攻破北京後,弘光帝授他少詹事一職,當時操持朝政的是大學士馬士英和尚書阮大鋮,由於二人曾依附逆閹魏忠賢,最為復社中人所不齒,梅村無法與之共事,遂託病辭官歸里。

吳梅村掛冠不久,清廷便揮師渡江,南明終告瓦解,梅村攜家帶眷倉皇避難。幾經輾轉流徙而回到故鄉,一些亡明遺臣,有的抱石沉淵,有的出家入寺,有的流離失所,有的變節仕清,而梅村則避居於他在太倉的別墅「梅村」。順治七、八年間,江南士子再結社盟,梅村又投入其中,順治十年,受到兩江總督馬國柱與吏部侍郎孫承澤的舉薦,清廷下詔徵召他入京,他便離家北上,擔任秘書院侍講,順治十三年,更晉升為國子監祭酒,不久,因嗣母張氏卒,遂返回太倉,此後即未再出仕。

入京仕清,是吳梅村一生尷尬處境的開始,時人多以封建時代的道德標準來譏諷他,例如「寄語婁東吳學士,兩朝天子一朝臣」(見《廣陽雜記》),更有人將他與錢牧齋、龔芝麓、陳素庵、曹倦圃並列為「江浙五不肖」。

事實上吳梅出仕是在順治十年,當時滿漢的衝突已趨緩和,清廷極力拉攏漢族知識分子,梅村一方面有著「烈士暮年,壯心不已」的心境,一方面又因「老親在堂」等環境因素所迫,乃決定仕清,這與錢謙益於清軍兵臨南京城下便率先開城迎降的賣國行徑是大不相同的。

由於吳梅村在京為官受盡責難,格外顯得晚景淒涼,他將這些悲涼的感受寄託於詩歌當中,終成一篇篇悽楚動人的自白。

〈亂後過湖上山水盡矣感賦一絕〉

柳榭桃蹊事已空,斷槎零落敗垣風。莫嗟客鬢重遊改,恰有青山似鏡中。

〈遇舊友〉

已過纔追問,相看是故人。亂離何處見,消息苦難真。拭眼驚魂定,銜杯笑語頻。移家就吾住,白首兩遺民。

〈自嘆〉

誤盡平生是一官,棄家容易變名難。松筠敢厭風霜苦,魚鳥猶思天地寬。鼓枻有心逃甫里,推車何事出長干。旁人休笑陶弘景,神武當年早掛冠。

〈過淮陰有感〉

登高悵望八公山,琪樹丹崖未可攀。莫想陰符遇黃石,好將鴻寶駐朱顏。浮生所欠止一死,塵世無緣識九還。我本淮王舊雞犬,不隨仙去落人間。

〈懷古兼弔侯朝宗〉

河洛風煙萬里昏,百年心事向夷門。氣傾市俠收奇用,策動宮娥報舊恩。多見攝衣稱上客,幾人刎頸送王孫,死生總負侯嬴諾,欲滴椒漿淚滿樽。

傳奇《秣陵春》,雜劇《通天台》、《臨春閣》

【金人捧露盤】 觀演《秣陵春》

記當年,曾供奉,舊霓裳。嘆茂陵、遺事淒涼。酒旗戲鼓,買花簪帽一春狂。

綠楊池館,逢高會、身在他鄉。

喜新詞,初填就,無限恨,斷人腸。為知音、仔細思量。

偷聲減字,畫堂高燭弄絲簧。夜深風月,催檀板、顧曲周郎。

〈臨終詩〉

忍死偷生廿載餘,如今罪孽怎消除?受恩欠債應填補,總比鴻毛也不如。

More episodes
Search
Clear search
Close search
Google apps
Main menu